跑步

娇娘有毒第015章野味

2019-11-21 06:06:3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娇娘有毒 第015章 野味

天色尚早,还在田间忙活的村人看到他们两个半大孩子背着满载的竹篓,上边挂着大小布袋甚至还拿着几只肥美的山鸡野兔安然归来,眼都直了,一脸的震撼和惊羡。

“肖家姐弟带回这孩子不简单哪。”大牛他娘眼红地望着那野兔山鸡,看见萧瑜背上的弓箭,咽着口水道。

肖玉成听到了,得意地将小胸脯挺得高高的,与有荣焉。

萧瑜微笑着与众村民打过招呼,与肖玉成脚步不停地往家里赶。这么多东西,把腰都快压断了,她恨不得立刻飞到家里。

正觉累得慌呢,村里游手好闲的二狗子笑眯眯地行来,涎着脸道:“阿川,这么多好东西,给二叔也尝尝味儿?”

阿川是肖玉成的小名。肖玉成退后两步,一脸戒备。

萧瑜厌恶地别过头,伸手从肖玉成的背篓扯下片番泻叶:“这个要不要尝尝味儿?毒不死你。”

二狗子早就听说这肖家新来的姐儿十分厉害,识得草药又会弓箭,看看萧瑜和肖玉成的小身板,咬咬牙终究还是不敢动手,丢下一句:“不过是走了狗屎运,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悻悻然地走了。

萧瑜老远就看到肖佩在院门外翘首以盼。

肖佩看到两人平安归来,急忙迎上前,接过萧瑜手上的布袋,先围着她打量了一番,而后转过头来。

“玉成你怎么受伤了!”

肖佩目光在肖玉成身上一扫,惊呼。

萧瑜吓了一跳,亦看向肖玉成。

旁边的肖玉成正为肖佩先看萧瑜而有些不自在,闻言尴尬地避过肖佩,往家走去,道:“没事,我哪有那么娇气。”

肖佩心里着急,伸手拉住其衣衫,道:“流了这么多血,怎会无事?”

“那是山鸡野兔的血吧?”萧瑜看着肖玉成背上的血迹,好笑道。

……

香气扑鼻的山菌炖野鸡端上了桌,肖佩又用撇出来的鸡油炒了个野菜,主食则是葛根糙米饭。菜饭都齐备了,她弄熄灶里的火走出厨房。

肖玉成在肖佩摆碗筷的时候从虎子家回来了。

“七叔家用饭了没有?”肖佩问道。

“还没,我过去的时候就燕子姐一人在家正做饭,七叔七婶还没回。”肖玉成道。

七叔家的燕子也差不多到了婚嫁的年纪,只在家忙些家务,没下地了。而虎子常跟村里的半大小孩一起走东串西的不在家。七婶常叹自己儿子不如肖家姐弟懂事。

其实乡下孩子十岁左右还正是疯玩的年纪呢。

“去喊你二姐吃饭。”肖佩说着,又看了眼肖玉成还没换下的裋褐,道,“这衣服快去换了吧,蹭上的血迹干了不好洗。你就这么地把流血的猎物往身上背,害我还慌张地看你伤哪了。”

肖玉成笑道:“谁让阿姐不说清楚,我还以为你说的是手上的泡。”

“阿瑜进山一趟好好的,你倒磨了几个水泡回来,你二姐就是太惯着你。这可不行,你自己也要懂事。”

“她回家就睡觉了,我还搭兔子窝呢。”肖玉成不服气地嘀咕道。

下午萧瑜回来后觉得十分疲乏,匆匆将草药分开放好就冲了个澡躺下了,临进屋时还在那里道:“累得不行,可没力气做小鸡炖蘑菇了,阿姐你就随意煮点吃的吧。”

肖佩闻言不禁摇头道:“不就是炖鸡吗,往常还不都是我做饭。你先去歇着,起来准有鸡汤吃。”

不过这话萧瑜也没听到,她早进了东间睡觉了。

肖玉成则一回家就忙着安置那活着的母兔和四只小野兔。肖佩勉强将野鸡去了毛切块,对着那几只死掉的野兔却犯了愁。剥兔皮于她而言委实太难,最后只好去七叔家相询。可巧七婶在家,并燕子去把会整治这些猎物的七叔叫了回来。

周七叔手脚麻利地将野兔剥了皮,才又回到地里干活。

野兔有两只,都挺肥大。肖佩把处理好的兔肉分了那只较小的给七叔家,余下那只则用腌制了放起来。七婶推让了一番才收了,少不得又夸赞萧瑜和肖玉成能干。

肖佩很是谦虚了几句,心中却极欢喜。念着七叔一家的好处,她炖好了鸡汤又让肖玉成送了一碗去,还带了些才拣干净的松菇。

现在该吃饭了,萧瑜还没起来。

此时听到肖玉成这样说,肖佩秀眉微蹙道:“阿瑜上山又是辨草药又打兔子,岂不辛苦

?你自该多帮她让着她,怎么休息一下也惹你不满?”

肖玉成脸微热,辩驳道:“我没有不满啊。这就去喊她吃饭。”说完他立即朝东间走去。其实他虽然嘴上不说,心里对萧瑜却是相当佩服,还暗下决定以后要跟她多学本事。

萧瑜正睡得迷糊,忽然听到肖玉成唤她,当下翻身起床,随意束好发髻整理了一下睡皱的衣褶就去开门。

“原来你真是女的?”

看到门口的萧瑜,肖玉成呆了一下,冲口而出才发觉失言。

萧瑜低头看着身上的襦裙,不由扑哧一笑。她刚才洗澡时才发现衣服都让肖佩拿去改了,片刻功夫难以补好,肖佩就拿了自己穿小改过的一套大红上襦配石青下裙给她穿。

这是萧瑜到牛角村以来头回穿女装,难怪肖玉成吃惊。

“你穿这衣裳挺好看的。”肖玉成有些不好意思,又补充了一句。这真不能怪他,萧瑜日日穿着男子的衣衫,与肖佩同榻而卧他都觉得有些不舒服,猛地看见她换回女装,一时便反应不过来。

萧瑜并没有不悦,相反觉得十分有趣。她莞尔道:“多谢夸奖。”

肖玉成又道:“饭做好了。”

来到厅上,肖佩细一打量,笑赞:“你看这样穿多灵秀。早该上心打扮,这头发也该梳个好看的才是。”

萧瑜被桌上的饭菜吸引,在凳子上坐定,笑道:“村里乡下的,又在家中,当然怎么自在怎么穿,外出难道还穿这长裙下地?”

“穿这襦裙哪里不自在了?”肖佩手点了下萧瑜的额头,嗔道。

萧瑜已可怜兮兮道:“阿姐可以开饭了吗?我好饿。”

肖佩闻言无奈,举筷往萧瑜和肖玉成碗里各放了一只鸡腿,道:“快吃吧。”萧瑜一心想着卖药材之事,夹起鸡腿就咬下去。

却见肖玉成将鸡腿放回肖佩碗中:“阿姐你吃。”

萧瑜顿时有些难以为情,转念将鸡腿夹起来递到肖佩嘴边,笑嘻嘻道:“这边没吃过,阿姐你尝尝?”

肖佩就着萧瑜递过来的鸡腿咬了一小口,仍把肖玉成夹过来的鸡腿放回去,含笑道:“别让来让去了,盘里还多着。”

“阿姐说的是。”萧瑜忙又在盘中挑了几块肉多的放到肖佩碗里。

肖玉成见状也朝肖佩碗中拣了数块。

“好了,堆不下了。”肖佩好笑道,“别光给我夹,你二人赶紧吃。”

三人大快朵颐,萧瑜想起卖药材的事情,问道:“阿姐,你知不知道城里那家药铺医馆收购药材的价钱比较公道?”

肖佩道:“我不太懂药材之事。可以去问一下村里的郎中,牛角村也就他和坡尾的冯寡妇去采药。”

萧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:“那明日就去拜访一下周大夫。”

*******

o(∩_∩)o谢谢慕羽葵、印溪的打赏!么么哒(* ̄3)(ε ̄*)!求推荐、收藏、点击!

新疆喀什市农三师医院预约挂号
重庆市奉节县中医院怎么样
陕西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
洛阳治疗早泄医院
遵义治癫痫病哪好
分享到: